阿澈

凶起来谁都不理/暂时存文处

床单上沾满钢笔的体液。身体四年如一日地亲吻着黑紫的斑点入眠,它馈我如水诡梦。


蠕虫爬过皮肤的触感,会让毛孔享有暂时的颤栗,大脑却被迫承受了百万年不得不铭记。


“想把你的骨血制成俗套的香水,蛊惑万千世人。”


“爱情是俗人的鸦片。你让我变得庸俗。”



“给我轻微痛感。这使我享有快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