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考研期间情绪收容所/
一些读书笔记和碎碎念/

鲸音

蒲牢梦见鲸从海里跃起,月光鳞洒,又刹那坠落,落时月光慢慢抽离,鲸堕入深海,无尽且缓缓。蒲牢悲鸣出声,世人误作鲸音。

今天发现自己其实也还是蛮喜欢心理学的,人类与宇宙,希望它也能喜欢我。

你感受得到吗?

啤酒跑起来跟涂山一个德性。

不行了。

可能以后还是不能养狗。

要是我喜欢你而你也恰好像我喜欢你这样喜欢我就好了。

忽然有种我这辈子已经活完了的感觉。

剩下的日子,反刍/把它们写出来就好了。

但似乎并不是我的人生。

Snow:“我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