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考研期间情绪收容所/
一些读书笔记和碎碎念/

脂砚斋评的《石头记》到了。

评本男票选的脂砚斋,版本我选的平装。嫌精装太过重与厚,到时难搬。

有时看着宿舍的几箱子书就想着毕业该如何安置它们,是先寄回我家,还是直接寄到他那边去,不然到时候还得再寄一次。回过神来,又觉想这种问题时候还是过早。

封页「脂砚斋评石头记」瘦金七字,好看得很。动了买字帖的心思。什么字如其人啊,现也不十分确信了,那么多可爱好看个人儿,字却丑得不堪入目。是丑,真丑,奇丑。问他觉瘦金如何,“宋徽宗那个瘦金体,不错。”

那就承观书养性的兴,顺手再练几帖瘦金好了。

他的书比我先到,我再三念叨要等我的到了他才能翻,要一起看。阳奉阴违偷偷看了三回,还理直气壮地来跟我汇报。

「吾行世二十余载,竟未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