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凶起来谁都不理/暂时存文处

“那真是太好了。”白辱忽的笑了开来。

鹤北游笑骂:“好什么?”

白辱道:“我很开心。本来只知道我喜欢师叔,这种欣喜虽然充实却又总不免寂寞,现在我知道师叔也喜欢我。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样的欣喜。”

鹤北游闻言笑意更甚,将白辱小小的身子揽进怀里,下巴抵在他头顶,忽然叹了口气。

“师叔你做什么叹气?”

鹤北游将白辱抱得更紧,“没什么,只是觉得我太蠢。”

“?”

鹤北游没再说话,白辱也没再问,两人便这样抵在门口抱了好一会儿。白辱未得答案也隐约觉得答案定会让他欣喜,鹤北游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可惜,若是早些年告知白辱自己的这些心意,便可让他多些欣喜。可惜,自己少给了他那么多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