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凶起来谁都不理/暂时存文处

不知道这样子算什么。可是其他的样子好像也不一定更好,那还不如就这样?

以前的我是不会接受这种观点的。以前的我会挑选斟酌取舍,一定要找到那个最好的,即便达不到,至少目标还算正确。

诶困得不行,突然无力。

什么都是碎的,脑内的东西构不成一个整体,写出来也都是零碎,硬要呈现反而糟心。

故事有许多,也还妄想将之构画纸上,总觉留在脑内是亏欠它们。或许是惧于死亡与不可传世,可是活着就已经够辛苦了,怎么还有精力想些身后事。

又还有多少未来可被透支,尽是些不可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