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考研期间情绪收容所/
一些读书笔记和碎碎念/

没有成仙事

在床上半瘫半睡消了一下午,睡前边刷突破边看红楼梦,看到甄士隐听完「好了歌」即悟,做了首解,便与道人成仙去。

这首偈语解,很早便听过。大一上中国传统文化的通识课,老师放了红楼梦的最后一集,贾府家道败落,红楼梦人有困于囹圄,有沦落风尘,令人唏嘘。最后是贾宝玉一身褴褛走在雪中,屏幕也颇为应景地以此解结尾。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那时便动了看红楼梦的心思。去年今日,说「明年的春天我就去看红楼梦」,大抵觉得三春日是最合适看它的,春意萌动情思更盛,但如果不是男票恰好也要看,估计又是不了了之。

近两年日常基本三点一线,教室寝室食堂,每日吃同样的饭菜,看相似且无甚快感的书,熬很多很多晚的夜,照理说足不出户该是收了心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毕竟老早想着考研,可也并没有干什么所谓正事。

偶有顿悟,困于肉身成不了仙,又做凡人三百天。

哪里有什么成仙事呢。寄望于成仙的我,一日寄望,便又食人间一日烟,唉,不如不想,不如不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