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凶起来谁都不理/暂时存文处

我可能是本末倒置了。

比如说,我先前觉着学心理最主要的任务有俩,一是为写小说图谋基础生计,二是为写小说积累素材提升逻辑理论。先前这俩任务十分明朗,学东西也轻松开心,后期学得吃力,误把心理作本,滋生诸多不快活。

时间逼人,来不及细想。潜意识不安于室,自顾作乱。

写作于我到底是种发泄还是日常所需现在似乎并不那么清楚,只是每次码完字总有满足解脱之感。关闭大脑,寻求本能,我的趋乐避苦行为似乎即是写作。

又觉人生是真苦,二十出头未尝辛苦便觉苦不堪言,日常颓丧,至丧尽天良。什么「当饮浮生一大白」「今者吾丧我」「为欢几何」,有道理也没道理,未悟时尽是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贱语,悟了又迷时又成了说了等于没说的废话。什么虚无主义悲剧本质乐观天性,总有不讨喜的哲学者站在对立之面将你好不容易认同的观点批判得体无完肤,溃烂尽显。哲学者最讨人厌。

不如寻欢作乐。也不见得真有多难过,大多时候自作孽,而到不可活时又把锅甩给所谓「人生」「命运」。突破难寻难做难坚持,我算幸运,小事运气不佳,大事常得天眷,既不讨厌当下生活,不如像幼时学着找乐子。

取乐今日展情欢。

不是逃避性质的取乐,是发现性质的取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