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凶起来谁都不理/暂时存文处

我想她。


不是「我很想她」「我好想她」「我好想她啊」。

没有程度副词语气助词,只有主谓宾。

叙述白描你可感知吗。

什么情感都不相称,也不知有无隐忍,兴许也就三更饮泣一炷香的时间,白日十分平常,浅薄得小口嘬着肤浅的快活,白日不见你不得你,兴许你也就三天两头无事入会儿我梦。

我很想你。

兴许白天忙碌事事你也入不得我脑,兴许只是此时,夜夜也算不得。

我知你看不着,可若你看着,要是没有这么想我,就当没看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