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凶起来谁都不理/暂时存文处

开关

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安了开关,每年一到那时候就被迫记起跟她的许多事,往事真真如潮,以至于每个毛孔都浸满了让人作疼的水。


阴历的十月是带着痛感的,正如七月带着暑湿。每个月不仅仅是时间集合,还有着特定的让人讨厌或喜欢的成分,如果应付不来,我就只能躲在被窝里等它们过去。当然痛苦无法避免,却因逃避得以暂时减轻。所谓的长远怎么顾得过来呢,我早已随时准备触拥死亡。


古时人们在罪犯脸上刺字,不准他们将耻辱藏起。可是皮囊之下的湿热血肉是耻辱的滋生之地,即便不刺字,耻辱也会随着年龄显露于脸。我常惧于脸上的耻辱过于明显,惧于被他人看穿,惴惴不安,惶惶不可终日,最终惧怕人类,惧怕自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