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考研期间情绪收容所/
一些读书笔记和碎碎念/

01做人不易

姜禺是只修行千多年的章鱼精,北宋时候被一个缺心眼的渔夫从海里捞了上来,由于沉迷人间的食物,从此之后混迹人堆里。为了不被人发现他是个妖精,这一千多年来姜禺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智商升级上,终于在公元2000年达成人精成就。

靠着感人的智商,这些年来姜禺的日子过得可谓顺风顺水,爱吃吃啥,吃嘛嘛香,要说唯一的遗憾,应该就是没谈过恋爱了。

物种不同是不能恋爱的,这是姜禺成精的第一天「妖精须知」上白纸黑字写着的,他也签了字。不然没法进行下一步成精仪式。可是山珍海味吃得差不多了,又总觉得得找点儿其他乐子,加之21世纪思想开放程度令人发指,别说同性恋,就是人兽恋,多整几次,大家好像也就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十分乐意接受了。

姜禺一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单身千年实在寂寞得受不住想找个对象暖暖床一起过过温馨甜蜜的小日子。

可能1000多岁刚好是章鱼精的青春期。姜禺觉得这想法有点靠谱,便顺应自然开启了找对象之旅。起先他不懂,对象条件也仅限于人类女性,找着找着也试了几个,总觉得不对劲。机缘巧合去影碟店租赁A片不小心拿了个G片,从此打开新大门,性取向仿佛在那一瞬间确定。

后来嘛,林林总总谈了几次,下场都不大好,虽不至于惨烈,也几乎是不了了之。男孩子都还挺可爱,但脾性合不来,姜禺受的打击还有些大,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跟人处对象,也许该跟个兽类,狗啊,猫啊,章鱼……啊啥的。至少某种程度上说都是同类。但想想自己好歹是个妖精,成了精的啊,又在人类堆里生活了这么久,再不济也得找个妖精吧,不能堕落到把没成精的动物都括进考虑范围之内。能找个人,就最好了。

2010年后,天朝经济发达了起来,大伙儿不再成日那么忧心忡忡没有钱,脸没那么严肃了,开始沉迷吃喝玩乐,三观与心情都跟姜禺同得上步了。姜禺这才发现,合适与不合适,主要其实是钱的问题。

然而这会儿他似乎对对象没那么执念了,10年便度过了青春期,这对一只章鱼精来说,速度还是很快的。姜禺忽然好像就知道,这种事强求不来,反正他活得也长,这辈子若是能有,自然能遇上,要是没有,那谈来谈去也是浪费精力,没意思。

应该是有的吧?

姜禺当然还是期望着的。然而人生不是只有谈恋爱,妖生应该也差不多,最尬的是,2015年他估计犯了太岁,着了一个道士的道,总之那些急用的小法术都使不上来,也不能变身,几乎跟一个凡人没什么区别。

说是建国后不能成精是吧?得,真没了。

虽说凡事靠双手和大脑的日子姜禺是过得下去的,但是你要有过非常方便的法术,突然给你收了,怎么着也得郁闷气结想不开啊。这会儿姜禺也真没心思谈恋爱处对象了,他差不多每天都陷在买肉钱的忧愁之中,至于各种交通水电费……姜禺第一次觉得,做人好难。



评论

热度(2)